作文网,小学生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作文题材大全!

德国农民战争

编辑:作文网 | 来源:历史典故
1524年春天,乡村牧师门泽尔来到图林根,召集数百名农民宣传他的思想。他说:“也许你不知道,威登堡大学的神学教授马丁·路德不会买教皇的账。”当然,他的观点非常平和。他是一个坐在软垫子上的可怜的改革者。我们农民想要什么?我知道,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农民们都在听他讲话,突然一个喇叭由远而近传来,“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伴随着一声小鼓声一个年轻的农民喊道,“又来了!”所以每个人都转过身来,门泽尔停止了布道我看见三个骑士慢慢地走着。第一个人戴着一顶扁帽,穿着一件大耳朵的毛皮斗篷。另外两个侍从打扮成骑士,一个右手拿着一个长柄十字架,左手拿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大袋子,另一个拿着一个长柄天篷,看起来像一把被大铜铃铛和流苏包围的伞。在三个骑兵的右边,有两个徒步吹小号的,一个徒步敲铃鼓的,还有两个徒步拿起大桶的。人们知道他们是来兜售“有罪不罚”的提桶的人把大桶放在人群旁边,桶盖上有一个缺口。那个穿着皮斗篷的人跳下马,向农民举起手,微笑着说:“是的,我在听门泽尔!”他又看了看门泽尔,说道,“门泽尔,你真有办法,无论你走到哪里,都可以给农民打电话你可能又在宣扬平等之类的陈词滥调了,不是吗?然而,我要感谢你为我把农民们聚集在一起。门泽尔走过来,看着那个穿着毛皮大衣的男人说,“你认识我,但我还不认识你!”“你不认识我,”穿着毛皮斗篷的人冷笑道,“你到处宣扬,著名的德国人,谁不认识你?我说,我们谁也不影响谁,我先卖了豁免权,你再慢慢说你不可能在一分钟内完成你又长又臭的布道。于是,披着毛皮斗篷的男人对农民们喊道:“农民们,信徒们,每个人都来买免疫标志。”我是教皇的使者,特兹尔,不久前来找过你。你在这里买的人太少了。总的来说,你只买了一打左右。你怎么能得到它?每个人都有罪。你不仅应该为自己买,也应该为你的子孙买。更重要的是,你应该为你过世的祖先买些东西。教皇说,只要你买的免税硬币落入钱箱时被刺痛,你死去的祖先和家人的灵魂就会从炼狱升入天堂!买,买,农民兄弟,过来买!”黑兹尔喊了一会儿,没有人收买他不受惩罚特斯勒心里很生气。看到门泽尔在人群中大笑,他对门泽尔喊道:“门泽尔,是你干的!未来,这些农民的祖先,他们自己的灵魂和他们后代的灵魂,如果他们永远陷入炼狱,不能升天,他们会得到你!”门泽尔走出人群,走上前去,走近策尔,用冰冷的目光看着他。策尔不知所措,好像被利剑击中了。他只是说:“你,你,...门泽尔大声说:“格策尔,我今天终于看到你了,一个大骗子卖免罪!所以你是Tzl!你在萨克森有多少私生子?你每年要向你的老板缴纳多少私生子税?”特兹尔被问得满脸通红,结结巴巴地说,“这不关你的事。"你胡说八道,我..”农民们大笑起来门泽尔补充道:“现在最富有的人是教皇。他为什么不给我们一些钱来免费印刷和分发免税商品呢?耶稣基督卖过豁免符号吗?如果免除客人犯罪有什么用,那就是因为这样免除客人犯罪,还不够吗?如果上帝真的掌权,他应该惩罚罪犯!”特兹尔笑着说,“门泽尔,你不知道吗上帝是仁慈的,不愿意用惩罚来对付罪人,只告诉他要活着,要给钱。”他又一次抬起头,在门泽尔的眼前赦免地闪过,说,“门泽尔,你也有罪,所以买一个吧!门泽尔说:“也许我也有罪,但全世界普通人的罪行加起来还不到敦煌罪行的万分之一。”。"我们的农民全年都要缴纳什一税、地租、人头税、战争税、死亡费、结婚费、财产转让费和各种劳役。如果有任何错误,他们将不得不被切掉眼睛,切掉鼻子,切掉手指,切掉手腕。这都是上帝的旨意吗?只有那些掠夺平民,残害和杀害他们的人才是真正的上帝的罪人。人们是无辜的,即使他们杀了所有的腐败官员和教皇。为什么要买你的赦免?”特兹尔喊道,“你是什么异端,当心有一天上帝会割掉你的舌头!门泽尔突然大笑起来,说:“上帝是仁慈的,不会割我的舌头。我担心你会盗用他的名字来欺骗人民,剥削他们的财富,散布谎言,被上帝切断!”几个年轻的农民喊道,“烧死他们不受惩罚!杀了泰尔兹!”结果,人群骚动起来,撕碎了鼓鼓囊囊的带有免疫标志的布袋。免疫标志散落在地板上。用作钱箱的大桶被踩坏了,Terzl已经受了几次打击。门泽尔大笑:“这是上帝的惩罚,老百姓就是上帝!”特兹尔和他的团队心情不好。不要匆忙逃走。此后,门泽尔又向农民发表了一次讲话,并到别处去宣传。当门泽尔来到德国南部的一个村庄时,他看到一面横幅高高地悬挂在村长的头顶上,上面画着一只鞋。门泽尔知道这是农民秘密组织“鞋子俱乐部”的所在地之一。“鞋子协会”的农民设计了标有鞋子的旗帜,因为他们决心与穿靴子的贵族们战斗。这里的“鞋子俱乐部”的主席是一个留着长胡子的农民。他又高又壮,被称为米特里。当他听说门泽尔要来,他非常高兴,并邀请门泽尔到一个大稻草房子,这是“鞋俱乐部”的大厅在这里。大厅前面竖起了高高的旗杆。米特里还邀请了四五个他的得力助手围坐在一张长桌旁。米特里用小麦蛋糕和羊肉招待每个人。一边吃,米特里一边说,“门泽尔神父,我们都知道你是一个伟大的人。今天就来给我们布道吧!你知道,我们农民越来越不能活了,就整理鞋子吧!”门泽尔放下他的小麦蛋糕,笑着说,“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也就是说,一个农民,就像你一样自然,只有通过组织自己,农民才能对抗有组织的贵族。然而,我们的敌人不仅是贵族,还有大地主、大商人和高利贷者。在教皇之前,甚至有马丁·路德不提倡暴力。”门泽尔说,瞥了一眼“鞋子俱乐部”的主席和其他几个农民,然后说,“建立真正的信仰不是基于教会或圣经,而是基于人类的理性。"人们心中有自己的上帝。谁不崇拜上帝?不敬上帝的不是普通人,而是高贵而富有的人。他们掠夺老百姓,是罪恶的根源。只有这个邪恶被扫除,天国才会来到这个世界。”说到这,门泽尔停顿了一会儿,米特里他们都在聚精会神地听,点点头,没有人吃麦饼和羊肉门泽尔清了清嗓子,摘下帽子,放在桌子上,说道:“天堂是什么?天国是一个没有贫富之分,没有贫富之分,没有私有财产,没有上层压迫者的社会。这是一个没有反对社会成员的国家权力的社会。”门泽尔兴奋地说,然后从座位上站起来,挥挥手说:“作为一名牧师,我自然想宣传宗教思想,但也想推动宗教改革朋友们,目前的情况是教会腐败,接受贿赂,神职人员也可以被出卖。各级教堂的上层都沉溺于铺张浪费。有些人一起赌博,有些人毒死病人,有些人生下一群私生子。人们说我们德国已经成为“教皇的牛”德国的“牛奶”被他们榨干了。如何做到这一点?”门泽尔的脸闪着红光。他的右手抓住桌子上的帽子,紧紧地抓住它。可以肯定的是,整个世界都将遭受巨大的冲击。到那时,所有有权有势的人,富人和有权有势的人,教会和教皇都会一起垮台。受苦受难的老百姓、我们的农民和城市里的穷人都将仰望成为人类。门泽尔坐下来,喝了一口水,戴上帽子,说道:“现在德国各地已经发生了一些零星的起义,包括你们的‘鞋子俱乐部’。”然而,这些分散的起义并不足以摧毁吃人的恶魔。应该有大规模的有组织的起义。现在,许多地方的人们都在准备行动。我不得不去其他地方布道,请米特里和所有在场的领导们辛苦了一段时间。米特里说:“你所说的真的让我们大开眼界。我们已经开始组织起义,我们需要扩大我们的队伍。”别担心这个米特里走过来,拉着门泽尔的手说,“你去别的地方的时候,想不想派一些人来保护你?”门泽尔微笑着说,“非常感谢我们的人民无处不在只要我在农民中,就没有人能放弃我。”门泽尔和大家一一握手后离开了。他走遍了城乡,大力宣传农民起义。1524年夏天,在门泽尔及其追随者的影响下,图瓦本南部的农民拒绝为贵族们努力工作。贵族们带着军队去抓那些不想努力工作的农民。抓到他们后,他们挖出农民的眼睛,甚至绞死他们。到今年冬天,施瓦本的农民开始造反。叛乱分子提出了他们自己的计划,即“书简”,呼吁农民用武力推翻现有的制度,建立一个公正的社会。为了积聚力量,施瓦本的贵族们提议与农民谈判。我一直在谈论接下来的一年,1525年初,贵族总是制造很多噪音,犹豫再三,拒绝给农民任何实际利益。农民起义军发现自己被贵族欺骗了,拒绝谈判。叛乱分子迅速席卷了施瓦本地区,在战斗中形成了6个小组,人数在3万到4万之间。他们攻击各地的贵族,烧毁他们的庄园,杀死那些一直专横跋扈的贵族。到1525年3月,六支叛军的领导人在梅明根举行集会,起草一个名为“十二条款”的计划“十二条款”的内容包括恢复农民的人身自由,解除农奴制的枷锁,限制地租和劳动,将贵族占有的农村公社的土地收回给农民,用什一税支付牧师和公用事业的工资,农民自己选举地方宗教行政人员。当时,在施瓦本与农民起义作战的将军是Trukheses。当他看到农民军的“十二条款”时,他笑着说:“这些条款一旦出来,就容易处理了。”他们要求的只是一点点。“所以,特鲁多派使者去和六个叛乱分子单独谈判在使者出发之前,特鲁黑塞伊反复向他们解释道:“你们都知道十二条款。”这些条款,一个接一个,你可以慢慢地跟他们谈,谈他十天半月,最后,你可以全部同意所有的条款同时,他们被要求停战。我还有十天半月,部队就可以调整了,你说把谈判结果拿回来,让上级颁布,你就可以放心地离开农民军所在地了当然,在谈判过程中,你也应该注意收集一些关于农民军的资料,比如将军们之间是否有矛盾,部队的总人数,装备,战斗力等等。这样,当你回来的时候,我会采取分而治之的方法,在几场战斗中把他们全部消灭。“因此,六名谈判者分别着手与六名叛军领导人进行谈判。几名叛军领导人同意休战,而其他人则不同意在特鲁赫兹特使返回后的几天内,镇压起义的军队就来杀死不同意停战的农民军。由于措手不及,它被彻底打败了。后来,特鲁库兹挥舞着他的军队,杀死了几个同意停战的农民军。他们也被杀害是因为他们没有准备好。到1525年4月,施瓦本的农民起义军失败了,只剩下几个分散的农民团体。当特洛伊人镇压施瓦本起义的农民时,1525年3月底在施瓦本北部的弗兰科尼亚爆发了一场农民起义,并在4月份迅速扩大。弗兰克尼亚的起义迅速而激烈,烧毁了数百座城堡和修道院,杀死了一群令人憎恨的大贵族。那里的封建领主感到沮丧和不安。其中一些善于猜测的人表示支持起义。他们中的一些人也参加了起义。更常见的情况是,他们将食物、武器和马匹交给叛乱分子,以保护自己的利益。没落的骑士也分批加入了叛乱者,许多城市也落入了叛乱者手中。由于这种情况,虽然叛军有大量的军队和一支庞大的特遣队,但每一个都有自己的想法和好处,这使它显得非常松懈。当时,起义的重要领导人之一,希普勒,因为他出生在一个贵族家庭,主张为贵族和公民的权力而战。他没有足够重视农民的利益。此外,他任命骑士贝林根为他的指挥官,这引起了农民的不满。结果,一些叛乱分子分裂了。此外,镇压农民起义的特鲁特西在施瓦本打败了农民军,并于1525年4月将其部队向北转移,镇压了在弗朗哥尼亚的农民起义。他仍然使用欺骗性谈判和分而治之的伎俩来击败几个农民起义者。1525年5月,特罗亚兹的大军在骑兵的带领下,向海尔布隆前进,然后在离海尔布隆不远的树林中躲避和休息。特罗伊兹已经严密封锁了通往海尔布隆的所有道路,以防止泄漏。与此同时,七八个亲密的伙伴被派去假装农民的士兵,大摇大摆地向海尔布隆进发,一路上只说“农民的军队赢了,把特鲁克塞人打败了”。"七八个人在进入海尔布隆后说了同样的话,这使得海尔布隆的农民军失去了警惕。这一天,海尔布隆的叛军举行了一次会议。会上,叛军的领导人正在讨论希普勒起草的海尔布隆计划。每个人都一个接一个地讨论它,并且有许多争论和争论。有人说:“为什么要建立一个强大的中央政府?如果你不想要中央政府也没关系!”有人说:“取消国内关税与我们的农民无关。无论如何,我们都不会出售商品。”有人说:“统一货币和度量衡的内容是好的。”有人说:“一般来说,不能保证骑士会从没收的宗教财产中得到土地,而只能把土地给参加起义的骑士。”。“最大的区别是,农民可以用20倍于年税收的赎金来摆脱他们的封建义务。许多代表认为这位普通农民做不到。争吵之后,几个农民代表拍着桌子走出了会场。希普勒微笑着拦住了他,并说服他,“这个“计划”是为了邀请每个人来讨论和讨论而提出的。你为什么这么激动?”这样,即将离开会场的代表们又坐下来,但他们感到不舒服。讨论一直持续到天黑,晚饭后继续进行。海尔布隆市的叛军领导人仍对该计划争执不下,特鲁赫兹的部队利用夜晚强行打开大门。特罗亚派人进城,并派一些心怀不满的市民去开门。特洛伊人的骑兵冲了进来,步兵冲了进来。骑兵突袭了农民军领导人的会议大厅,步兵则分别攻击农民军。农民军的首领没有时间组织和动员他的军队,所以他不得不匆忙逃到北方。农民军也混乱地逃到了北方。他们逃到维尔茨堡,希普勒重组了队伍,有20,000多人。然而,他们内部意见分歧,无法统一指挥。叛军指挥官belizingen看到叛军无法得逞,秘密派他的亲信去联系truehedes,并说他想去找他。特鲁赫兹派人回去,并向佩莱辛承诺许多好处,告诉他先稳定叛军,然后内外联合起来共同消灭叛军。贝林根听到这个消息非常高兴,并照做了。特鲁赫兹的军队向北推进,一路烧杀抢掠,将许多起义农民吊死在树上,甚至吊死一些没有参加起义但被认为可疑的人。1525年7月,在叛徒贝林根和强大的敌人特罗亚兹的双重攻击下,法国的农民起义军失败了。Hiepler也被逮捕并死于狱中。在他去世之前,他说,“我不认为我信任的人会成为合作者。”镇压了弗兰科尼亚的起义后,特罗亚转向施瓦本,在那里消灭了残余的农民军几乎与法国起义同时,门泽尔于1525年到达都灵三月,他领导了穆尔豪森市的起义。它毗邻萨克森。除了农民,还有许多采矿工人和手工业工人。他们都是起义的参与者或支持者。穆尔豪森起义爆发后,城市贵族被推翻,建立了“永久议会”。门泽尔当选为议会主席。这样,妇女豪森成为了德国中部起义的中心门泽尔领导的叛乱分子继续占领图林根和萨克森的敌人城市和庄园,袭击城堡和修道院,并向农民和城市贫民分配教堂土地和财产。无论门泽尔的军队走到哪里,人们都出来欢迎它。门泽尔向受欢迎的农民和工匠喊道:“消灭领主。”人人平等。财产应该是公有的我们必须前进,前进,现在是时候追捕像狗一样的暴徒了。他们不应该得到喘息或被他们的甜言蜜语所欺骗。如果我们不趁热打铁,消灭他们,他们就会来屠杀人民,如果他们磨利他们的剑。既然我们已经举起了起义的火炬,拿起了起义的武器,我们就不应该让冒着复仇火焰的剑冷却下来,变得钝了!“人们听了门泽尔的讲话,都加入了起义队伍,起义队伍正在扩大不久,门泽尔得到了施瓦本农民军失败的消息,叹了口气,“不幸的是,我们落入了敌人的圈套!”这时,在弗朗索瓦起义失败之前,门泽尔派使者去联系他们,把他的部队集中在弗兰肯豪森,为联盟做准备。此时,马丁·路德,德国宗教界的所谓改革家,看到到处都是起义,尤其是门泽尔领导的起义。他诅咒叛军为“疯狗”,诅咒门泽尔为“大恶魔”“那些反抗起义的人应该被肉体和灵魂处死,”他恶毒地说。不管我们是谁,只要我们能做到,我们就必须公开或秘密地击败和杀死他们。如果你不杀他们,他们会咬你。他们是有着疯狂的心的疯狗。“马丁·路德的咒骂和叫喊对许多人产生了影响,许多农民和工匠的士气被削弱甚至瓦解。与此同时,中央德军也在等待,迅速动员军队进攻门泽尔1525年5月,门泽尔的军队在弗兰肯豪森与围攻的军队作战。当时,只有8000名农民在门泽尔的直接指挥下,而成千上万的军队在等待他们。一些人建议门泽尔在决定性的战斗之前,先从弗兰肯豪森撤军,并与其他部队会合。没有必要努力奋斗。门泽尔不听,说:“狼来自四面八方。我们必须战斗到死。”与其生活在一个被恶魔控制的世界,不如和强盗一起结束。“门泽尔包围了敌人,用大炮轰敌人,然后先以骑兵来引导农民军农民军没有足够的训练和武器。当敌人寡不敌众,输掉第一场战斗时,门泽尔拒绝及时突围和撤退。结果,叛军失败了。门泽尔被敌人俘虏了他被拘留在米特里,当时是“鞋子俱乐部”的负责人当敌人敦促米特里投降时,米特里笑了,“我不知道什么是投降。”即使我死了,我也会摧毁上帝的炼狱!“敌人杀了米特里敌人迫使门泽尔再次投降。门泽尔生气地说,“如果我投降,上帝会向你投降。”“敌人对门泽尔使用了各种酷刑,门泽尔宁死也不投降,大骂教皇、贵族们英勇无畏此后,德国农民战争持续了几个月,但已经结束了。农民起义失败后,贵族地主杀害了十多万农民。(陈璧)
推荐阅读:
看过《德国农民战争》的同学还看了: